含冰专栏
  • 关于“努力”这件事儿
    对于许多参加过高考,起早贪黑学习的大多数来说,日本电影《垫底辣妹》显得格外亲切。这部根据真实人物改编的影片,讲述的是一个差生逆袭的故事:小辣妹沙耶加经过一年拼命努力,终于考上了日本的顶尖大学。 在这碗励志的日式鸡汤里,除了“努力”,更有“家庭”、“友情”、&ldq…
  • 有种爱叫:他是龙
    “他在哪?他是谁?”对爱情的不灭期待让这一命题变得多元:从霸道总裁到穷途书生、从人鬼情未了到惊情四百年、从剪刀手爱德华到暮光之城……不论现实还是幻想,只要有爱,就有无限可能。所以,俄罗斯祭出《他是龙》,并不意外只是醒脑:爱情队伍又多了新成员。 融合了美国《驯龙高手》、…
  • 我能想到最公平的事……
    说现在,可能记不清奥运会中国得了多少金牌,但是,不可能不知道王宝强要离婚了。 铺天盖地的“出轨”、“情变”、“起诉”,宝宝一出手,引娱记狗仔竞折腰。有人分析了,这是凤凰男和孔雀女的悲剧、这是自然条件不般配的结果、这是金钱和爱情的博弈……一时间,同情…
  • “小团圆”里“大悲咒”
    兵荒马乱、纷繁袭扰,谁有空闲看看自己的因果;顺流而下、路过风景,谁有执念顾盼俗世的团圆。偏偏有位奇女子,剖开自己,她说:“这是一个热情故事,我想表达出爱情的万转千回,完全幻灭了之后也还有点什么东西在。” 张爱玲的自传性小说《小团圆》给人生另一种可能性:在亲情和爱情的所有伤痛之后,…
  • 在我爱你的时候
    天太热,写一个短点的好不好,说说电影《再次出发之纽约遇见你》,说说那些关于爱情和音乐的故事。 如果“狮子亲吻了小鹿”, ——会不会有别的结局, 如果“丘比特召唤回他的箭”, ——还能有什么幸福。 在我爱你的时候, 是温暖,处处光亮, 是静谧,像…
  • 别碰那棵善恶树
    日本人说,亲密的人之间要有“一碗汤的距离”:既不太冷也不太烫。不过,在《完美陌生人》这部电影里,这句话最好改成:要保持一个手机的距离。本来,是一次老友聚会,因为一个类似真心话大冒险的提议——大家分享自己手机的信息,结果,“手机”变成了“手雷”,把完整…
  • 举头望明月 低头“郭德纲”
    说“打铁还需自身硬”,郭德纲“红”了,“红”了这么久,要还说是机缘巧合、媒体造势,就有点“避重就轻”了。其实,比起“天时地利人和”更关键的还是人要立得住。 如果说,郭德纲的传统相声表现出过硬的民间艺术功底和浓重的民间文化气息让…
  • 怎样才能找到真爱?
    不知道是不是夏天容易集中爆发情感问题,最近,各种爱情类文章特别多,而且,最后的“良方”往往是:姑娘,要懂得“提升自己”,这样才能增加资本,赢得爱情。 或许,这是女性写给女性的知心话,不过,这样的后果大多是:郁闷的姐妹们咬牙跺脚疯狂地奔向美容、服装、健身、学习的不归路…
  • 文学的眼镜
    萨特说,文学家首先应该是哲学家,窃以为然。为什么呢?因为作品其实只是一副眼镜,近视的、散光的、远视的、遮阳的、红外的,每一种都是让读者透过它们,看看作家理解的世界。那么,作家的眼镜从哪儿来,就是从哲学中来。 哲学没有那么玄秘,就好像一朵花,生物学家看到了细胞、物理学家看到了原子、植物学家…
  • 荒诞世界中的不完美
    如果要从《玛丽和马克思》影片中提取两个关键词,我会选择“荒诞”和“不完美”。 在这里,人的“生”,可以解释成啤酒中的事故或者修女孵的蛋;人的“死”,可以是各种意外:像哑剧小丑戏剧化地命丧高空坠物,像马克思的邻居极限运动中千万分之一的偶然,像玛丽的父亲没有常…
  • 谈谈情说说爱 ——由《人性的枷锁》中菲利普的情爱路想到的
    人靠什么活下去?弗洛伊德的答案是力比多,这样,性不再是害羞的酡红,而变成明快的浅绿,处处生机暗示着创造。不过,真能创造么?在本能之下,丢失的或许是更多的自由,人性的枷锁正在这里。 《人性的枷锁》是英国作家毛姆的自传体小说,主人公菲利普是一个天生跛脚的男孩,因为父母早…
  • 一株逃不出去的桃树
    《暗恋桃花源》讲了什么,一个是大时代下小人物弱不禁风的爱情故事,一个是武陵人破碎又现实的家庭故事,还有一个是争夺剧场外加寻找“刘子骥”的无厘头故事。三个故事,三种基调,悲喜交融、互相辉映之中,也提醒观众随时抽离:演员不过是演戏的疯子,看官可别成了看戏的傻子。 …
  • “自由”伊甸园 ——乔纳森·弗兰岑《自由》中的“自由”悖论
    自由究竟是什么?弗兰岑在 小说《自由》的最后,不无挑衅地说:“我唯一不会谈论的问题便是自由,对读者而言,这似乎是一个独立的考验。我希望你们在读完后能抽出五分钟来想一想:这本书为什么叫‘自由’。” 可是,不会谈论“自由”的弗兰岑却用六百多页的篇幅,展示了…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当前第/ 共2页
作者介绍

魏含冰

吉林市广播电视台记者、编辑。“有多少写实就有多少虚幻,有多少忘我就有多少自我,在新闻里跋涉,也在文艺中漫步。或许矛盾也是种选择,只是,不能放弃那些书和电影、那些话剧和曲艺,那里有着另一个时代,也是我们的时代。”

热点新闻
2017吉林市老年春节联欢晚会精彩上演

吉广网讯 喜辞旧岁,笑迎新春。由吉林市广播电视台、吉林市老龄委主办,吉林市广播电视台大众生活广播…

“悦动吉林•燃情冰雪•同心共筑中国梦” 吉林市全民冰雪活动季暨嘉年华活动启动

1月5日上午9时,2016-2017年“悦动吉林•燃情冰雪•同心共筑中国梦” 吉林市全民冰雪活动季暨嘉年华活动…

一月份吉林市博物馆少儿活动详情

吉广网讯 记者日前了解到,进入一月份,吉林市博物馆少儿活动室将继续为江城小朋友带来惊喜,每周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