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06日 吉广网>> 含冰专栏>>正文内容

人己之辩

  打印   评论

当不幸发生,“为什么是我?”“我做错了什么?”常成为当事人的天问。在韩国电影《素媛》中,遭性侵的女孩说:我做错了吗,为什么没人夸我?更极端地,在女孩母亲那里,这种追问变为一种深深的恨意:真希望每个小孩都有这样的经历,这样女儿也就不特殊,不需要被关注了。

 

如果说,一向不惮于展示阴暗的韩国电影在《熔炉》中表现了受害女童的“维权之痛”,那么,在《素媛》中则强调了不幸女孩的“生活之痛”:邻居的捐助、同学的关爱、老师的理解,终究不能改变灾难般的现实——素媛不能“一觉醒来和以前一样”。素媛需要面对的是另一种被照顾被注意的特殊环境,她就算闯过了自己的心门,还有更多的生活之门等待穿越。

 

曾认为妻子的那种极端心态过于狠心的素媛的父亲,在见过罪犯的无耻抵赖之后,绝望地说,不像妻子那样想才是真正的狠心。

 

很难理解吗,这里的思路是:妻子要人人都受伤害,这是对别人狠心。而不这样想,就是要自己完全地承受,可是,明明自己已经很弱势、很无助、很承受不起了,仍然选择了忍受,这种对弱者的要求才是更狠心。就好像要乞丐去捐款、要病患去献血一样。他们已经没有能力去负担了。

 

人己之辩,究竟不同。正像素媛父亲的好朋友在见过罪犯的回程路上劝慰他的:不要把这事情当做一个案件,就当成一次交通事故吧。

 

什么是交通事故呢,是不可避免的意外,是发生了也就发生了,过去了也就过去了,最后算了也就只能算了的事情。可是,素媛父亲不能“算了”,所以,他气愤地离开朋友的车,独自走回家去。

 

其实,所谓“没有像妻子那样极端地想过才是更狠心”,说的是一种孤独,一种的永远不能被了解、被替代的痛苦:再也不会有同样残忍的事情发生,再也没有人可以理解,再也不会感受到他们一家承受的巨大伤害。

看到大陆法系的韩国给罪犯最后判处十二年有期徒刑,有种欲哭无泪的悲凉感。想到刚刚看过劳伦斯·布洛克的小说《父之罪》,马修密探还是不够多啊,在公正总属于民间背景下,除了眼泪,还能留下什么呢?

 

素媛,还有幸运,因为那是一个少有“看客”的地方,而更多的素媛,她们需要帮助和关爱,需要用温情而不是麻木,弥合所有的“人己之辩”,因为,所有的她们,千丝万缕地总有一种方式和时空会关联着我们。

 

 

 

关注作者微信公众号,分享更多精彩内容


 


吉广网,是吉林市人民广播电台官方网站。

本地新闻、突发事件、热点民生、互动服务…….

吉广网www.jlspr.com,江城广播第一网。

相关

    没有相关内容
作者介绍

魏含冰

吉林市广播电视台记者、编辑。“有多少写实就有多少虚幻,有多少忘我就有多少自我,在新闻里跋涉,也在文艺中漫步。或许矛盾也是种选择,只是,不能放弃那些书和电影、那些话剧和曲艺,那里有着另一个时代,也是我们的时代。”

热点新闻
国家京剧院一团“寻根之旅”再进江城《凤还巢》专场演出

“ 一支勾勒眉角的笔,一袭染尽红尘的衣,一段花腔婉转的唱词,一篇千古流传的曲艺。”12月24日晚,著名…

国家京剧院一团“寻根之旅”再进江城《杨门女将》专场演出

12月23号晚,由于魁智、李胜素带领的国家京剧院一团表演艺术家再聚江城。由市委宣传部、船营区委、船营区…

吉林市举办多部门多行业消防趣味运动会

消防趣味运动会  吉广网讯  为进一步推动全市冬春消防安全工作落实,加强各行业部门消防安全意识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