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06日 吉广网>> 含冰专栏>>正文内容

再见安妮宝贝

  打印   评论

如果喜欢闺蜜的男朋友,那就不如去流浪;如果流浪流累了,那就回归正常;如果正常不顺利,还有多金大叔等着呢。

 

如果不喜欢学习,那就去酒吧打工吧;如果打工太社会,那还可以写书赚钱呢;如果赚钱太辛苦,那也没关系,因为终究会过上住别墅开好车的优越生活。

 

这样的日子完美吗,欢迎来到安妮宝贝的世界。

 

熬夜、抽烟、喝酒、流浪、各种男朋友,所有生活的欲望和放纵统统放马过来,没关系的,这里没有皮肤粗糙暗沉大眼袋黑眼圈内分泌失调,阳光照过来,仰起头,照样唇红齿白,笑得一脸纯洁明媚。

看过《七月和安生》,感动之后却疑问:是“坏”女孩惹人爱呢,还是好女孩招人恨。真的不只是女孩,想想七月和家明,似乎是“学习好有什么用”的现实版:明明两个尖子生,最后,一个受难于生育,一个蜗居在都市。然后,主题却升华了:我们一直谈的是友谊啊!

 

学者刘小枫在《沉重的肉身》中提出“叙事的伦理学”,他说这种伦理学“不探究生命感觉的一般法则和人的生活应遵循的基本道德观念,也不制造关于生命感觉的理则,而是讲述个人经历的生命故事,通过个人经历的叙事提出关于生命感觉的问题,营构具体的道德意识和伦理诉求。”

 

回看安妮宝贝的作品,不论是书还是电影,她所构建的是青春的呓语,爱情的幻境,这样的作品是一条柔软、暖和的鹅绒被,蒙头蒙脸,只顾沉睡在自己的世界,噩梦或者美梦,都逃不过虚幻,一觉醒来,现实生活却显得面目可憎了。

 

刘小枫认为“叙事伦理学的道德实践力量就在于,一个人进入过某种叙事的时间和空间,他(她)的生活可能就发生了根本的变化。”那么,进入安妮宝贝的时空之中,会留下什么呢?

 

本来,安妮宝贝的作品应该给“有经历”的人回忆,而不是给“有青春”的实践。因为各种行动示范的最后效果是剩下紊乱的作息和耗心费力又不值一提的空洞情感。或许,痴迷过后,终有一天会问:为什么没有在最有效率的年纪做最正确的事儿?

 

当然,如果是回忆就大不同。色彩浓烈、夸张了,那是烈火青春;颓废、灰暗了,那是青春中迷茫的可爱。

 

不过,谁能忍心看到,花季女孩自我放逐,谁能相信混吃喝的历史竟然可以翻转成精致的生活。对于一句表白都没有,一次手都没牵过的男生,有着长达十年的执念,这种表面风平浪静、内心云起云涌的感情,不是太古典就是太虚假了。爱一个人,非要爱到山穷水尽、走投无路,等一个人非要等到心力交瘁、索然无味,而徘徊在红玫瑰与白玫瑰之间的男生,终于在暧昧和隐忍中落荒而逃。这种情怀虽然醉人但并不可爱,这样的作品也绝对、只能处于女作家之手。

 

再见了,安妮宝贝。长大的人儿,总还想睁开眼睛,不再梦呓。

 

 

 

关注作者微信公众号,分享更多精彩内容


吉广网,是吉林市人民广播电台官方网站。

本地新闻、突发事件、热点民生、互动服务…….

吉广网www.jlspr.com,江城广播第一网。

相关

    没有相关内容
作者介绍

魏含冰

吉林市广播电视台记者、编辑。“有多少写实就有多少虚幻,有多少忘我就有多少自我,在新闻里跋涉,也在文艺中漫步。或许矛盾也是种选择,只是,不能放弃那些书和电影、那些话剧和曲艺,那里有着另一个时代,也是我们的时代。”

热点新闻
国家京剧院一团“寻根之旅”再进江城《凤还巢》专场演出

“ 一支勾勒眉角的笔,一袭染尽红尘的衣,一段花腔婉转的唱词,一篇千古流传的曲艺。”12月24日晚,著名…

国家京剧院一团“寻根之旅”再进江城《杨门女将》专场演出

12月23号晚,由于魁智、李胜素带领的国家京剧院一团表演艺术家再聚江城。由市委宣传部、船营区委、船营区…

吉林市举办多部门多行业消防趣味运动会

消防趣味运动会  吉广网讯  为进一步推动全市冬春消防安全工作落实,加强各行业部门消防安全意识和…